欢迎光临!

正文

第二章科技与武学的结合?(3/49)

Jun 04
admin 2020-06-04 01:10 新闻资讯   浏览量:   次

我回到家,老妈正在厨房准备晚餐,我也乘这个机会连忙进房,将一身的脏衣服换下,穿上干净的衣服,仔细地从头到脚检视一遍,好在我脸部的防御够彻底,没有明显的外伤痕迹。要不然被老妈发现之后,可不是单单被念一顿就可以了事。吃完了晚餐。一如往例,放完绝招之后,直接去网咖报到。不过七公专属的角落老位子,竟是空无一人。打断了打工小弟热线电话后,我问道:“七公呢?”打工小弟不情愿的放下手机:“他刚刚跟到外面一群年轻人出去了啦。别来烦我!”指了指不远的公园,连珠炮似的说道。“跟年轻人出去?”虽然我提出了疑问,但是他却没鸟我。踌蹴了一会之后,把心一横,还是到公园去看看好了。我有种将发生什么不好事情的预感。夜晚没有想象中的黑,在街灯的照耀之下,视野依旧宽广。公园里的七公,那矮小佝篓的身躯,有种说不出来的巨大,面对着三个年轻人,一点都不显得老弱,反倒是散发出一股压迫感。你有看过推手这部电影吗?想象一个真正的郎雄在你面前,使用太极推手。而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七公的动作不快,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慢,但是那三个年轻人却丝毫没法伤到七公,倒像是被拉着跳土风舞一样。原来电影演的都是真的。虽然时间不对,但我不禁对中国武术感到莫名崇敬。七公单掌平推,看似简单的动作,也不像有着千钧之力,但可以一个小混混推到三公尺外。脚跟一提,把原本想要偷袭的卑弊小人绊倒。扭头一瞪,随即让另一个家伙,不自主的后退三步。这就是所谓的强者风范吧。他们看到七公不是好欺负的角色,从口袋里掏出蝴蝶刀,像是要补强自信一般,在手中迅速的把玩着刀刃,三个人渐渐向着七公围拢。男人最忌讳优柔寡断。这是我博览群籍(漫画&小说)所得到的心得,通常没种的主角总是艳福不浅,每次几乎到口的鸭子最后会因为优柔寡断而飞走,这点令我相当不满。所以我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但我是个没种的人。我不会想要用其它的方法来掩饰我的没种。但是我也不会承认我没种,更不会去证明我不是没种。“住手!”但冲出去大喊的我,还真傻。有一种东西,叫正义,正义需要高强功夫。我的正义需要的,是勇气。每一次当我做了一些傻事之后,都会觉得我的人生到此结束了,例如第一次作弊被抓,那时我真的想到:我的未来是个梦。以后没有办法出社会,会被人唾弃,会被贴上作弊的家伙标签一辈子,结果虽然被搞的很惨,但还没到关系到一辈子。可是此时,我真的感觉到,这行为将关系到我的一辈子。事实证明,我是对的!直到刀插入了我的肚子之时,我才提出:“发生了什么事?”的疑问。热血配角总是第一个挂点,这应该是不变的真理。七公抓住了持刀的手,不过迟了一步。虽然感觉不到痛意,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冰冷的刀锋确实强暴了我的腹肌。我按住了我的伤口,但是还是不停的冒着血。一见血,小混混们知道代志大条喽,马上一呼撤退。不!是闪人。立刻一溜烟的就不见人影了,我想现在出来混的小弟们,有成为一个优秀快闪族的特质。我抱着我的肚子,彷佛眼前出现了一道白光,是要来接我了吗?过去的岁月,像是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移动,可是我第一个注意到的,居然是第一次看的那支a片,这也让我正视到一个问题!处男诚可贵,猛男价更高。七公俯身下来看我的伤势。我黯然对七公说:“我的账号是yayaya,密码是1234561,请你好好珍惜,我可能用不到了。”七公哈哈大笑:“少年ㄟ,免那么早交代遗言拉。”七公把我的衣服翻开,在我的伤口周围用力的戳了几下。剎时之间,我有种五内翻腾的感觉。我忍痛着说:“很痛阿,难道你不能让我临死之前好好感伤一下吗?”“少年ㄟ,你看看你还有在流血吗。”在我眼中,七公笑得相当灿烂。检查我白晰的肚子,虽然上面有不少血迹,但已经没有再继续出血。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哪戳我的几下,就是传说中的……点穴!我跟七公到了公园里个厕所新闻资讯,我把衣服脱了在洗手台里面把血迹洗掉新闻资讯,七公在里面大便新闻资讯,我边洗边问到:“七公阿,你的推手是不是看电影学的啊?”七公忍住笑:“少年ㄟ,挖地勒棒赛ㄟ。”七公的台语很破,但是有一种实质的味道。临行之前,七公交代我,伤口要好好处理,以及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很难想象一个穿着破烂,每天在网咖练功的一个老头,会是一个武林高手。不过活生生“血淋淋”的事实,摆在我的眼前,这种经验大概没有几个人有吧。记得小时候常想着要练成绝世武功,行侠仗义,作一个万人崇敬的大侠。不过在一次跷家特地跑到深山(阳明山)武士修行之后,应该是用幻灭来形容的梦想,变得连渣都不剩,就像是瞬间移动般消失,伴随而来的是成长以及四十度高烧。在当我在学校学到王阳明的历史之时,我真的可以体会他的傻劲,以及我认为他当时生病的时候应该跟我一样,一定很想骂脏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却很清晰。接下来的几天,一如往常,下课到网咖报到,只不过现在的心情跟以往完全不一样了。我的心里好像出现了一个洞,练再多等级,打再多宝,已经没法像以前一样获得简单的快乐,也无法填满我心中的疑惑。但是我始终没法鼓起勇气来问,有关武功的事。这天七公和我在网络上一起打宝,虽然收获颇丰,但是对我已是毫无意义。我大约十二点离开,回家的途中,我又遇到了上次跟七公买宝那几个小混混。正确点说;我是被堵到的!对于他们的脸,我真的不太想要形容,对于讨厌的人,我一向如此。活生生的台客,穿着廉价的西装裤,十块一双的拖鞋,还有夜市一百五的t侐。真的是说有多俗就有多俗,每个人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硬生生档在我的面前。“你们想干什么?”我知道我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颤抖,但越是想要克制,就是抖得越凶。“嘿嘿,我们是来关心你的伤势阿。”“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劳各位大哥费心。”我压着我抖动的手说道。此时其中一个不怀好意的对我奸笑:“嘿嘿,我们是怕你好的太快。”接下来的时光,真的是难以形容,一句老话叫做:“有仇报仇,没仇练拳头。”这句话的含意,应该不是说给被练的人,因为这是……很痛的。当被打的同时,我并没有失去意识,精神方面可以说是清楚到不能再清楚,各种念头闪过我的脑袋,一个被痛殴的人,脑海里总是会有幻觉。就像漫画常有的桥段一样,一个声音在耳内响起。“想要力量吗?”我给了一个不用怀疑的答案。“想要力量的话,耐心等待下辈子吧。”这算是另类的潜意识幽默吗?真希望我当时可以失去意识,至少可以免去一点皮肉之苦。以拳击为例,一回合三分钟的拳赛,我打了五回合,且几乎都是躺在擂台上。我捡起了用来呼拢老妈的教科书,心里想着:“我一定得警告七公,不然他就算是比张三丰还猛,也不一定能提防那些小人招数。”我拖着受伤的身躯,摇摇晃晃的回到了网咖。七公一看到我就说:“少年ㄟ,你是被车撞了喔?”“前几天那些被你痛电的小流氓,刚在我回家的路上打了我一顿,七公你要小心一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阿。”七公一掌向桌面奋力一击说道:“那泥!这几个杂碎这么想求死吗?”发出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另一个明显被吓到的是网咖收钱的小弟,因为他永远离不开耳朵的手机,正在地上翻滚。除了在打cs之外,其它人的时间大概停了五秒,时间一到,全部的人又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对着计算机奋战。七公对我说:“你今天先回去,你明天再来找我,晚上好好休息。”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曾看过那三个混混。我相信,他们不会消失,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不过大概要捧着破掉的胆囊过一辈子。到了隔天, 贵州11选5走势图我的内伤还是在隐隐作痛, 贵州11选5彩票网可是我还是到了网咖赴约。在我还没来得及坐下开台,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七公就把我拉了出去。“少年ㄟ,你想不想学功夫?”“想。”我点头的速度,就只差没出现残像了。七公拍拍我的肩膀。不知道是我的伤势影响,还是七公的手劲太大。“痛……”我的膝盖一软,几乎是要跪下去了。他把我的手拿起来,就像推拿师傅一样使劲一拉,整个手臂有种濒临脱臼的感决,但却蛮爽的,七公再用手按住我的背后,使劲一推,喀搭喀搭的声音直冲脑门,我好像被拆开又还原一样,这应该就是传闻中,人人必练,送礼自用杀人疗伤两相宜,武林十大好招之一的“分筋脞骨手”吧“少年ㄟ,你起来动一动,应该会好很多。”我依照七公的话,起来动一动身体,伸一个懒腰,果然发现之前会痛的地方,不会像之前痛的像是要结在一起。“好厉害阿,七公你是怎么办到的?”“小意思啦。”“真的吗?”这就像是老师说:考一百分是小意思。是一样的情形。七公突然正色说道:“少年ㄟ,你想学功夫,不会后悔吗?”“绝不。”我想十几年生命之中,全部用过的“决心”加总,还没有这一次多。七公更加严肃地说道:“你要考虑清楚。”“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因为我没有字典。”听完我慷慨激昂的发言之后,七公大笑道:“你这小鬼真不知天高地厚。”七公又道:“不可免俗的,要先拜师,虽然我很久没收过徒弟了,不过少年ㄟ,我看你满有正义感,且心地还算善良,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你。”我连忙双膝一跪:“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我接连瞌了三个响头,虽然不会响。废话!没练过铁头功,在水泥地上磕头可不是开玩笑的。七公笑着说:“好了好了,现在什么时代了,一切从简。”接着叫了我起来。七公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黑色小铁牌,交到我的手上。“这块铁牌,就是证明你是我徒弟的信物。”我把铁牌握在手上,像是绿野仙踪里面的狮子一样,得到了勇气。拜师之后,七公带我来到了附近一家书店。我不能理解带我来这里的含意,不过师父就是老大,我也只好听话。这个时间,大部分的人都在电视机前面看番仔火(这可是造成;爸爸天天回家吃晚餐,但妈妈总是不做饭的火热台湾乡土连续剧,不看可是会被烙上落伍的标记。)所以书店里只有零零落落的十数个人,且大部分都集中在杂志畅销书区,但是也有几个,把书店当成免费租书店的几位有耐心、毅力和腿力的奇葩。不过我与七公却站在“家庭健康养生区”前,更称的上是奇葩中的奇葩。“这里的书,看你想要学哪一套,自己找吧。”我心里充满了问号,脸上划着小丸子的三条线。“看这里的书可以练成功夫?”我抓了抓头发问道。“是阿。”七公简单的回应,像是在说一件常识。“庄孝维。看这种书可以练成武功,那不就满街的武林高手,比少林足球还屌耶!少说也要拿本破烂古书,上面还有着看不懂的古字,那才叫绝世武功吧!”七公又说:“你不要小看这里的书,这些书虽然没法集中国武术之大成,但是就入门而言,应是绰绰有余。”我拿起了一本易筋经入门(附双vcd)试探性的说:“哪我想要练易筋经,也可以练的成了喔。”话说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练成过易筋经的,也只有令狐冲跟铁头人游坦之有练成过。若我也可以练的成……这是幻觉!骗不了我的!正当我心里已经后悔拜师时,七公对我说:“你不要铁齿,先我问你几个问题?假设今天我叫你来我家,你知道怎么去吗?”“不知道,你没跟我说你家住哪。”我摇头。七公又问:“哪我跟你说我家住明德路,你可以找到我家吗?”“不行,我又不知道几段几号。”我再度摇头。“那就对了阿,这些书,只不过告诉你一些概略,你当然练不成。但是只要指点一下重点,你就可以体会武术的精髓了。”七公拍了我的脑袋一下。总之,当师父的,一定爱打徒弟的头,不管是不是会把徒弟打到脑震荡。我好像懂,又好像不太懂,新闻资讯不过听起来满有道理的。我指了手上的易筋经入门:“那我要练这个。”“蛮有眼光的,从内功着手,算是基本功先打好,将来也可以事半功倍。”虽然他这样说,但他拿起了另外一本书塞在我手上。封面上的五个大字“瑜珈的奥秘”,差点没让我吐血。我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在考验我的忍耐力?“师父不要耍我了啦,我要学的是易筋经,不是瑜珈。”我装谄媚的问道,就算他现在给我庄孝维,但是之前所露的那一手,还是一等一的真功夫。“你真笨!我问你,易筋经是哪派的功夫阿?”在他还没给我醍醐灌顶之前,我已经架好十字防御守势,再打下去天才也会变智障。“当然是少林阿。”我小心翼翼的回答。“那我再问你,少林是谁创的阿?”“达摩。”我相当肯定这个答案,自然瞬间脱口而出。“那达摩是哪一国人阿?”“废话,当然是中国人……等等……是印度啦。”还好我转口的快,不然……“哪印度除了咖哩之外还有一个什么很有名?”“恩阿喔……印度神油?”这是发自内心的实话!七公直接突破,令我防御崩溃,又被灌了脑门一下。“唉唷,好啦,我认真,是瑜珈啦。”“哪就对了啊,哪你说易筋经跟瑜珈会没有关系吗?”“应该是有点关系啦。”直接说不就好了,啰唆那么多。我把“瑜珈的奥秘”夹在腋下,又拿起了一本“太极导引”起来。“那我要练太极,可以吗?”我将手用成波浪般的摆动。“可以,不过练太极的诀窍,除了书本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身心的平衡,以及肢体的协调。必需要有人指导练习,我想每天早上5点你可以到公园里,跟一些阿公阿婆先练基本势,接着再练运气,大概持续三五个月,我们就可以开始练了。”天阿!早上五点!杀了我吧,我是出了名的:“一睡就死叫不起床鬼见愁。”因为起床这件事,所上演的惨烈事迹可以说是数也数不清。“哪我还是练易筋经好了。”丝毫不用考虑,我直接脱口而出。当我把书拿到柜台结帐,除了被其它客人白眼之外,还被店员用眼神全身扫瞄过一遍,就差没有给我心理测验了。我跟七公又回到了公园,然后我把“瑜珈的奥秘”的包装打开,随手翻了一下,看到的都是穿韵律服的老女人,虽然身材不错,但是不在我的守备范围。“你先别急着看,先听我说。”“是!师父。”我立刻把书合上,终于要开始迈向练武的第一步了,此时我内心的激动,就有如一百头大象,在我内心中奔腾。“一般练瑜珈,不!是易筋经。最重要的一点是日常生活上的提气运气,走路有走路的方法,睡觉有睡觉的方法,无论作啥都要按照一定的法门,那瑜珈的姿势只不过是帮你可以快速入门,要不然你看哪些少林和尚们,练易筋经时哪有摆出瑜珈的姿势。”七公负手而立,缓缓的在我面前踱步。“这听起来,跟欧阳蜂以及小龙女对杨过说的话很像ㄟ?”听完了七公的话,我连忙发言,因为这结论实在是太平凡了!若以这种观点来看,金大师就一定是当今武林第一人,写小说不过是分享他练功的心得。“我在说话你别打岔,只要是在你有呼吸的时候,都要保持一定的功法。像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缺乏运动,又每天吃一些垃圾食物,把全身的经脉都堵的七零八落了,想要练成功夫,大概也要的三五七年,方有内力可言。”“不会吧,要那么久喔!”我露出沮丧的表情,这就像是被关在家门外,等个三五七年之后,才会有人来开门是一样的道理。“少年a,练功夫是得慢慢来的,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成的。但是呢……”说到这里七公露出了狡猾的笑意。“但是啥阿?师父,别吊我胃口啦!”每次紧要关头的时候,画面总是一转跳到蓝底白字,这种感觉相当不好。“现在科学进步了,以炼丹技术而言,现在的药跟以往不太一样,浓度高效率好,且最重要的是有些大补之物已经改为人工栽种,取得方便简单。”“是这样的啊,好佳在。那我该吃些什么呢?大还丹?天山雪莲?猛龙丸?”“我在说话的时候你别打岔!接下来是打通经脉,若是要以我的内力帮你打通经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必须要你的身子骨可以承受的了,我练的功夫太霸道,若是一气打通,可能会令你经脉逆转,气血乱窜。”“那……不就会死!”此时我突然发觉,跟这个老头说话,心脏最好猛一点。“少年ㄟ,你很爱打岔喔。”七公肩头一动,看来要发杀招了。“师父,徒儿知错。”我拱手作揖,摆出最温顺的模样。“不要紧,再重申一次:现在科学进步了,我们可以用电,渐渐的打通你的经脉,古早以前是没有电这种观念,被闪电劈到不是死,就是变白痴。闪电一击是多大的能量?没有个百年功力是没法将它导入经脉为己所用,若能将闪电的能量导入奇经八脉,定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但能练到一百五十年的功力之人寥寥可数,就算是练到百年功力,也不会无聊被闪电劈。所以电能往往被学武之人所忽略。”我不敢发问,只有一直点头。“现在时间差不多,少年ㄟ,你有没有带健保卡?”“有阿,要健保卡作啥?”我抓了抓头皮,想要了解一下其中的关连,在我看来,七公总是说些令人难以理解的话。“当然是帮你打通经脉,让你可以依书修练。”七公理所当然的说道。“那跟健保卡有啥关系?现在也没有医院有开了吧,除非急诊。”“少啰嗦,带着你的健保卡跟我来就对了。”七公照例给了我一下。人家是百发百中之“抓奶龙爪手”,而七公是下流毒辣之“震撼破脑掌”。在路途之中,七公不断给我灌输所谓的仁者无敌、侠骨仁心、以德服人的老生常谈。我只能装作相当的感动,像是上帝正在我面前分红海一样,那么的壮阔感人。不过事实上对我来说,那些只是强者的专利,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莫约走了二十分钟,结束了正义的洗脑,我俩来到了一家位于小巷子尾,看起来非倒不可的一间中医诊所。昏暗的的灯光,古老的抓药柜,还有泡着奇怪生物的酒,让我差点以为回到古代。唯一不搭调是店门贴着的海报,不是瘦身减肥,就是壮阳圣品,立刻把我打到第四台工商服务空间,或许这些就是可以让这里,还能继续营业的原因。坐在柜台上抽烟的中医师老头,正瞇着眼睛巴望着电视,穿着脏兮兮的白袍,与其像个医师,不如说像个厨师,衣服上有着不少洗不掉的浅黄污渍。当一看到七公,他立刻拧熄烟蒂连忙出来迎接,他们寒暄的内容,对我存在了世纪级的代沟。说实话,我历史这科自有生以来,成绩都不太好而后在他们秘密低声交谈之后,七公带我进入了诊疗室。进去了诊疗室,里面相当整齐,里面一般中医院不该有的设备都没有,该有的设备不一定有,看起来有种宽阔的感觉,最大件的摆设,应该就是在我面前,脸部位置有个洞的人造皮制床铺,以及用来放医疗工具的桌子。“少年ㄟ,把衣服裤子脱了躺好。”七公拍了拍床,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人造皮被拍打的声音,令我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当然,那是负面的。我脱掉我身上的制服、裤子问道:“ㄟ……内裤要脱吗?”“要。快脱!”我该不会被骗了吧,搞不好七公是个老玻璃,最近孽子可是正火热。“你在搞什么东西阿?快脱了躺好。”七公不耐烦催促着我。我内心天人地人好人坏人伤心人失意人全部一股脑的交战了起来,但最后我还是屈服了,脱掉内裤躺在病床上,用双手护住宝贝。接着七公的手在我身上迅速的游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把我周身大穴全部封个彻底,现在的我就有如屁股上被插铁条贯穿的乳猪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少年ㄟ,不错喔,还算大尾喔。”听到七公的这句话,我额头直冒冷汗,难道我在今天就要体验到极度官能人间废业正太鬼畜淫绯无比的非常态性行为,也就是俗称的——sm。我缩紧肛门,内心含着血泪不断着吶喊:“不要~~不要强奸我。”当七公在我身上一根一根的插上针灸用的银针之时,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好像是蚂蚁在我体内经脉里面筑巢,正在开新屋落成派对。七公消失了一阵子,没多久他用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机器,把每一根针都接续到机器上。难道说!他不是变态老头!而是邪恶博士?“少年ㄟ,要开始了。”七公的表情,在我眼里,还真是邪恶。我只能发出一丝无奈抗拒的呻吟。接着,我发现每根针都在跳,不!是我的身体在跳!像是解剖用的死青蛙一样,就算彻底挂点了,还是依旧被天真可爱的小朋友们玩弄着反射神经。“还可以吧,这是最弱的功率。”七公问道。“哪我要调大了,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我不答话,他就当我默认了。问一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的意见,算是当今民主政治的作风。这不能用有点痛来说明,痛本来就很难形容,以我亲身的体验分享,这比脚底按摩的痛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有如叫一个双脚都扭伤的人百米跑九秒,或是叫手臂脱臼的人举重,我想差不多是这种等级的享受。人的潜能,令人难以相信,我居然可以渐渐习惯这种痛苦,但是事情绝对不会那么完美!七公不断的把功率调强,举例来说;当好不容易拼死拼活登上了台湾第一高峰玉山之后,突然希马拉雅山瞬间移动跑到你面前,这种感觉真是他x的。这过程重复了五次,我是以一种超然的态度面对着未来的挑战,当灵魂跟肉体即将分离时,你会发现,呼吸稍微大力一点,都足以让你蒙主宠召。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我身上的针被拔了下来,穴道也在不知道何时被解开。“起来吧,把衣服穿好。”七公的声音像是慢慢在我脑袋里扩张开来。我像是在看着自己把衣服穿上,呈呆滞状态站在一旁,我的肉体像是只要有人发出指令,就会完完全全的依令行事。“这样要几次才可以阿?”在好不容易本尊归位时,我惨然发问。“最少要十次以上吧。”七公正在收拾着银针,轻描淡写的说道。“什么!”我的手已经放在折凳上,随时可以从后面送这死老头一程。“第一次总是会痛的啦。”七公笑道。我心里直暗干醮:“又不是开苞,也不是你在痛,你当然这样说。”握着折凳的手更加不自觉的用力,善恶就在这一瞬之间,七公回身道:“好了。现在我们来试看看,经脉通了没有?”我把手藏在身后装作若无其事的问:“要怎样试?”“恩……先劈个腿来看看好了。”七公抚弄着下巴说道。“不会吧!劈腿?”我瞪着双眼看着这越来越令人厌恶的老头。“叫你劈就劈,啰唆那么多干嘛,是不是男人阿?”七公的气势逼人。我小声的细细念:“你是师父,你说了算。”我有点后悔刚没狠下心动手。奇迹,这种东西总是伴演着令人意外的角色。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完美的一字马,就这样轻易的被我办到了。“通了。”七公双手一拍。顾不得破掉的裤裆,我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带着激动以及感谢,还有滚滚的热泪发自肺腑说道:“多谢师父再造之恩。”“少年ㄟ,你小说看太多了。”话说回来,七公是拥有灿烂笑容的死老头。而后我们出了诊疗室。七公对老中医师说道:“老陈阿,这是我新收的弟子,你看怎么样?”中医师依旧狗腿说道:“您老收的弟子当然是没话说的啦。”七公对老陈说:“以后这小子,还要靠你多多关照了。”老陈笑道:“有人来照顾生意,我高兴还来不及,更何况是您老的的爱徒。”七公回头对我说:“少年ㄟ,还不快把你的健保卡拿出来。”我掏出了我的健保卡,放在柜台上,老陈一把抓了过去,把我的健保卡上的所剩的空格一次盖满,丢给了我一包药。“谢谢,一百五。”现在老陈的表情,就是所谓的奸商脸。一百五?从健保局捞的还不够吗?亏他对七公那么客气,还多盖了好几个章。我勉为其难的掏出了五个十块,跟一张一百给了老陈。不过这奸商不知道会拿些什么烂药给我吃?我详细检视药包,发现上面居然写着“办事前三十分钟服用”。“这是什么药阿?”我问。我可对我年轻的本钱感到自豪。老陈一本正经的说:“当然是壮阳药阿。”“不会吧……”难道都没人听过拳怕少壮吗?“这才补啊,你腰杆无力,肾水不足。不吃壮阳药吃啥?”七公帮老陈助攻。“那我不会吃了之后,看到小妹妹就想强奸吧……”我已经开始想象报纸版头条“道德沦丧!高一新生奸淫幼女”老陈说:“放心啦,吃了只管补身,绝对不会有副作用。无效退费。”我心里直犯嘀咕:“难道我真的要去强奸小妹妹,不然我哪知道有效没效。”

  稿件来源:四万哥 广州未赢够

,,贵州快3走势图